关于魏则西之死与百度及莆田系医院

今天想写点关于魏则西的东西。

关于魏则西的事情:

魏则西,男,二十一岁,生前就读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,计算机专业学生,因身患滑膜肉瘤去世。

魏得的病目前无有效治疗手段,之前辗转各医院得到的都是坏消息。后来他在百度搜索,第一条结果是北京总队第二医院所谓的『生物免疫疗法』,到医院后得到的回复是『病很重,能治好,得花钱』。然而结果是花了二十万但病情却严重恶化。后来在知乎上他认识了不少朋友,有帮忙在 Google 上查询,并联系美国很多家医院,才明白所谓『生物免疫疗法』在国外因为效率太低,在临床阶段就被淘汰了。

2016 年 4 月 12 日,魏则西去世。

魏则西是知乎的网友,他的去世在知乎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响,因为这次扯到了百度的竞价排名与莆田系医院。魏得了难以治愈的疾病,固然是他的不幸,然而这份不幸被人拿来谋利,并最终造成他耽误了治疗并很快去世,这实在是让人唏嘘。

首先是福建莆田。

为什么会说是莆田系医院,是因为像那样的医院老板几乎都是福建莆田某地的。这些医院都是私营医院,靠坑人为生。稍微查了下别人写的介绍,莆田人八十年代就出来做游医赚钱,九十年代到现在,通过资本的积累,政策的东风等等,终于做到如今几乎垄断性的地位,以至于得到了『莆田系医院』这样如此地域性的名号。看那长长的扒底文字,他们自己看来是辛苦的发家史,而对千万病患来说不知道该是怎样的血泪史。

莆田系有多坏,这不是问题。坏人遍布全国各地,这实在太平常。只是,要问一问,为什么莆田系没有人监管?为什么他们能够壮大起来?这么多年,壮大到没有办法剪除?

现在,莆田系的水很深,如果哪天真的要处理这事情,恐怕又得以政治斗争的方式进行才做得下去了。曾经我想过如果哪天中国的领导高层都不在是单纯的官,而是与资本家们勾结起来的官,那中国会是什么样子呢?现在已经看到一个实例了,不知道在其它地方,还有着什么样的勾当。

然后是百度,我要写这篇也是因为百度。

本来,魏是通过搜索引擎找到那家医院的;本来,就只是搜索引擎而已,按道理不该负多大的责任。然而百度的利益的一大部分,就来自莆田系的医院。搜搜百度吧,常用百度的人都应该很清楚,医院广告药品广告到处都是,那些都是莆田系或类似的私人医院的广告。

百度是被戏称为 BAT 中的 B,在中国互联网企业中的地位可想而知。一直以来也受益于它不少,比如百度贴吧,比如百度云盘,当然还有早年的百度音乐等等,搜索更不必说。

然后就变味了,比如贴吧里各种广告的植入,还有买卖贴吧,百度全家桶等等。然而这些至少不会误人性命,直到今年早些时候,出了个事情,百度将血友病吧卖了。血友病吧据说相当于血友病人的一个小小社区,在里面可以互相交流信息互相帮助,然后百度将此吧卖给了一个长期在里面发假药广告的人。也是那时候起,我从别人顺带的扒皮中知道了莆田系医院的事情。

百度不知道莆田系是什么货色吗?据传它的利益几分之一都是来自莆田系,恐怕他们心里最清楚了。然而知道事实的前提下还赚这种绝户钱,实在不知道李彦宏怎么想的了。百度似乎在内部推广狼性文化,然而从那以来看到的百度,实在看不出什么狼性,倒是脸皮很厚。各种各样的事件中,百度总能做到别人意想不到的事情,总能超出别人心中它的下限。

魏泽西死了,终于引起了很大的轰动。不知道这样的轰动只是一时,还是能够真正有所改变。经常在网上看到关于国内民主的争论,自己偶尔也会参与其中,虽然自己从来没支持过所谓的民主,但有时候也会想:像这样的事情,该如何去改变呢?

前两天在知乎上的某答案下与人争了几句,忽然看到个熟悉的名字——魏则西,他生前也回答过那个问题,心中一悸。外加近几天,各种网盘纷纷倒下,本人有点东西 foobar2000 的东西一直是通过网盘分享的,想继续在百度网盘分享,然而翻到了之前写过的一个声明。

这声明的内容我自己都有点忘记了,突然翻到,联想到魏,各种感慨。

2016-05-04